重庆去年5000对80后“闪婚闪离”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06 13:31

  去年我市共有301071对新人登记结婚,不过却有83183对夫妇因各方面原因离婚。”昨日,重庆市婚姻登记管理中心公布的这组最新数据显示,我市去年的离婚率高达近30%。据了解,在去年8万余对离婚夫妇中,属80后“闪婚闪离”的,约占5000对。

  “闪婚”多属“激情型”

  在离婚人数经过2008年小幅下滑后,去年我市的离婚人数又飙升到83183对,成为直辖以来离婚人数最多的年份。

  据了解,在离婚原因一栏上,去年有70922对选择了“感情不合,性格不合、草率结合”等原因。而以前占较大比重的“经济原因”,已退到靠后的位置,主城区离婚夫妇在离婚原因一栏填此项的不到2000对。

  在离婚原因一栏上填写“第三者介入”这种原因的夫妇,前年主城区有2875对,而去年则为2671对。

  目前社会上将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、结婚不到半年就离婚的现象称之为“闪婚闪离”。各区的婚姻信息统计显示,去年约5000对80后夫妇“闪婚闪离”。这些离婚夫妇中,有80%属激情型“闪婚”。

  市婚姻登记管理中心信息收集负责人曹京透露,很多离婚夫妇在填写离婚原因时,填的并非真实的原因,大多以“感情不合,性格不合、草率结合”等笼统的原因来代替。实际上,因“第三者介入”和“闪婚”等原因导致婚姻出现问题的人数,有可能大大超过离婚登记所显示的数据。其中因“草率结合”离婚的,有相当大一部分就属于“闪婚闪离”。

  据了解,目前我市婚姻信息收集平台正在建立之中,今后此类信息可细分,统计数据将更精细。

  “闪离”原因千奇百怪

  据了解,去年约5000对80后夫妇“闪离”,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因一些生活中的小事而分手。

  据江北区婚姻登记管理处有关负责人介绍,去年底,该区一对结婚仅两个月的小夫妻,前往婚姻登记处办离婚手续,他们一打听,女子竟称:“老公饭后不洗碗,我过不下去了,要离婚。”原来,两人都是家中独子,婚前都是“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”。婚后,两人搬进男方父母准备的新房单独生活,饭没人煮,每天吃外卖;衣服堆成山后,带回父母家洗;吃饭谁洗碗,两人也会用“石头剪刀布”来决定……最终,两人因洗碗的小事发展为赌气、对骂、抓扯,最终导致离婚。

  据了解,在80后“闪离”的案例中,一些“闪离”原因曾令登记员啼笑皆非:有因睡觉习惯不同引发矛盾闹离的,有为先逛哪个商场引发争执闹离婚的。

  80后婚姻最短的仅个多月

  “从领结婚证到领离婚证,最短的,只有1个零8天。”江北区婚姻登记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登记员回忆说,因看中“三九合一”的日子,去年9月9日,该区一对刚举行了婚礼的80后新人也前来排队登记结婚。可没想到1个多月后,额头带着伤痕的她和丈夫前来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  “这些人的确有些草率。说到底,是思想不稳定,激情有余,理性不足。”市婚姻登记管理处有关负责人说,离婚率比例过大,意味着社会家庭关系亮红灯,值得引起社会关注。如何在婚姻中好好相处,的确是门值得广泛宣传和学习的艺术。

  婚姻劝导师3年劝和200对夫妇

  如何应对越来越突出的“闪婚闪离”现象?近几年渝中区民政局在这方面作出了有益的探索。该区民政局原副局长涂太碧在3年前退休后,自费考上了心理咨询师,3年来已劝和200对办离婚手续的夫妇。

  据了解,3年前,涂太碧退休,面对目前“闪婚闪离”突出的社会现象,她萌生了一个想法: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一个工作室,利用自己几十年的工作经验,免费劝导前来办离婚手续的夫妻,谨慎对待自己婚姻。

  涂太碧的想法得到了渝中区民政局的大力支持。民政局在婚姻登记处专门为她设立了办公室。3年来,徐太碧在渝中区婚姻登记处的“婚姻劝导室”内,对上千对夫妇作了情感疏导,提醒前来离婚的人谨慎面对婚姻,为他们寻找弥合的可能。

  “我大概算了一下,近3年我劝和了200来对前来离婚的夫妇。”涂太碧称,近几年她一直在关注80后“闪婚闪离”的现象,经她劝导后弥合的200对夫妇中,有一半以上是80后。“很可惜,去年9月9日到渝中区办结婚登记的,离婚的已有20多对了。”涂太碧称,现在离婚程序太简单,设立“劝导”环节,很有必要。

  据了解,不少夫妇在涂太碧劝导下合好后打电话给她,说她所做的工作是“积德”。“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。”涂太碧开心地说。

  去年情人节伉俪离了百余对

  昨日,渝中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,一对执意离了婚的年轻人,含怒走出珊瑚公园,相互连招呼也没打,便各自离去。渝中区婚姻登记处的婚姻劝导师涂太碧见此,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现在的年轻人,对婚姻太随意了!”

  据了解,为了给婚姻讨个好彩头,每年的情人节,登记结婚的情侣都会成倍增长。去年的情人节,重庆仅主城结婚登记的新人就超过了2000对。“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多人来结婚,队伍都排到了几百米外,比赶集还热闹。”涂太碧说,有的年轻人,甚至天不亮就到结婚登记处门口排队等候了,为的就是在这个好日子里,把结婚这件人生大事办了。

  选择良辰吉日结婚,是新人的美好愿望和期盼。然而,选择情人节等吉日结婚的,真的能够“天长地久”吗?作为我市首名婚姻劝导师,涂太碧见证了部分新人激情之后的落寞。从去年初开始,她开始有意识地观察一些选择在“吉日”结婚男女的婚姻生活。涂太碧说,她很快发现,选择在去年情人节这天结婚的,已陆续有人来办理离婚手续。

  记者随后在沙坪坝、江北等主城各区离婚登记处了解到,在去年情人节这天结婚的,目前仅主城离婚的已有100多对,其中大部分夫妻的婚姻没有维持到半年以上。

  “闪离”危害大

  应成立婚姻指导机构

  “我们对此持包容态度,但我们也有担忧。”对如今愈演愈烈的“闪婚闪离”现象,著名心理专家、中国婚姻研究会成员陈洪认为,当今社会是个多元化社会,一个人选择“闪婚”,是他的自由,但至少在作出这一决定的同时,要做好承担相应责任的准备。

  “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看,男女双方从认识到结婚一般需要一年半的时间。”陈洪分析说,一对男女步入婚姻殿堂彼此都需要一个培养默契、相互容忍的磨合期。双方有什么缺点或是生理上的疾病,也能在长期的接触中知晓。如果时间过短,知晓率往往要大打折扣。“闪婚”的双方,往往相互之间不够了解,难以获得幸福。而80后大多为独生子女,从小都被父母长辈宠爱,习惯以自我为中心,个性普遍较强,缺乏忍让和宽容。因此“闪婚”的结果,必然是“闪离”增多。陈洪认为,“闪婚闪离”危害大,不仅会或多或少地使当事人“受伤”,还易导致当事人的家庭观念、婚姻观念淡漠,影响社会和谐,值得引起社会关注。陈洪建议,民政部门可引导各方面力量积极参与,必要时成立婚姻指导机构,在结婚、离婚等环节,引导当事人慎重面对婚姻。